当前位置:奇热888官方app > 都市职场 > 都市最强狂兵

都市最强狂兵

高手之手 著 9.1
472.0万 | 128.1万人气 | 版权来源:落尘文学

落难兵王唐枫回到都市,机缘巧合之下和美女总裁签订契约,成为豪门赘婿。 被绝美总裁老婆嫌弃,是美艳丈母娘的眼中钉,更是俏丽小姨视作窝囊废的姐夫! 为了查清背叛自己的人到底是谁,更为了捍卫男人的尊严,一身恐怖实力失而复得的唐枫决定强势反击! 且看超级兵王唐枫如何横行于美女如云的豪门、大集团,如何从一个人人不待见的哑巴、窝囊废,成长为商业大亨,乃至登顶世界之巅的绝世枭雄!

章节

已完结 · 共计1482章

第1章 窝囊赘婿

恒江国际,江海市最大的五星级酒店。

几名身材妙曼,身穿潮牌的富家大小姐刚聚餐完出来,几人都是十八九岁年纪,皮肤白皙,明眸翘鼻,尤其是那超短裙下的修长白皙美腿,看的路人纷纷侧目。

突然,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富家大小姐,飞腾集团长公主王凤娟问道:“小羽,那是来接你的姐夫唐枫吗?”

聚会前她们都说好会喝几杯,所以聚会后安排自家人来接,其她人不是宾利就是劳斯莱斯。

唯独唐枫骑了辆摩托就来了。

如果是哈雷以上级别的还好,偏偏是那种价值超不过五百的旧女士摩托。

被称为小羽的少女身材窈窕,长得俏丽甜净,是她们中最漂亮的一个。

闻言后带着些许醉意顺口回应:“怎么可能,我秦若羽的姐夫可是燕京富二代,出行都有专门司机,也就是卖我面子,才会亲自来接我,岂会骑一辆垃圾摩托?”

说话时她都没看过去。

可等她真看见时,差点要崩溃,不远处那位身穿黑色西装,脸颊轮廓分明,略带沧桑的脸上还有一丝冷峻的男子,不是自己的姐夫还能是谁?

“怎么会是他来接我?”

秦若羽真希望这是一个梦。

还有一个月就临近高考,今天恰逢她生日,姐妹们特意为她办了个毕业前的小聚会。

从小到大,她都是天之娇女,在学校一直校花,在这种场合,也因为是大秦集团董事长的千金,永远处于受人羡慕的地位。

像今天这种丢脸之事从未发生过。

“就是你姐夫啊,跟照片里一模一样!”王凤娟虽没见过真实的唐枫,但记忆很深刻,因为正好是她喜欢那种款式。

之前还特别羡慕秦若羽的姐姐嫁了个那么优秀的男人呢。

只是今日一见,与平时秦若羽说的不一样。

“过去问问就知道咯!”另一个大小姐道。

她们起步过去时,秦若羽双脚犹如被地面粘住了一般,挪动一步都无比艰难。

很快,王凤娟她们打了招呼又问了不少,谁知唐枫都闭口不说话。

忽然一人猜疑道:“该不会是哑巴吧?”

她就是随便说说,岂料秦若羽的脸色变得极其难堪,她知道瞒不住,于是豁出去的道:“对,他是我姐夫,并不是什么燕京富二代,只是一个整日窝在家中,连工作都没有的废物哑巴!”

“这……!”

众人愕然。

其实对她们来说,也就是个无关紧要的谎言,不是就不是,并不会影响她们之间的友谊。

但对秦若羽本人来说,却承受不了。

她觉得没有一点脸面待在这,突然冲跑走掉,叫了一辆的士独自回去。

“我,我为什么要有这样的姐夫啊!”

车上,秦若羽委屈的哭了。

唐枫没想会这样,与其余人不熟,没什么好逗留,也默默的骑着摩托车离开。

背负哑巴,废人之名有五年了,唐枫早已习惯。

他是一个孤儿,自小被一个神秘老头收养,六岁开始习武,十二岁被破格召入飞龙特种兵团,代号青龙。

十六岁时唐枫凭借辉煌战绩,问鼎世界第一兵王,被国际上列为华国最可怕之人。

“青龙既出,谁与争锋?”也一度成为兵界无人可以反驳的口号。

可也是那一年。

青龙消失了。

半年后,青龙出现在江海市,但已经不是之前的青龙,只是一个毫无战斗力,且无法说话的哑巴唐枫。

每日过着颠簸流浪的生活。

要不是秦家收留,唐枫现在都没有一个正常人的模样。

更没有人会把他和青龙连系在一块。

回到家中。

李美欣像一尊大佛,气势凛然的在门口等着他。

“说了不要你去接,更不要出门,你就不听,若羽这么大了,她自己可以打车回来,再说,你配去接她吗?”

作为唐枫的丈母娘,从踏入这个家开始,就从未给过他好脸色。

“你祸害了我的大女儿,还要毁掉我二女儿吗,你不要脸,秦家要脸啊,就算家里的车刚好都在用,你也可以去外面租一辆,又不是不会开,我看,你就是故意的,要让我们秦家都被人嘲笑。”

李美欣越说越来气,顺手拿起旁边的扫把,似乎真要将唐枫扫地出门。

奈何她做不了主,也因为这事和大女儿秦若云闹得几次不开心,最近好不容易恢复了不少,真不想再折腾了。

唐枫看了她一眼,底下了头,没有任何回应,默默的回自己房间。

李美欣更是火冒三丈,刚想说什么却咽了回去,烦闷道:“我真是气傻了,跟一个哑巴有啥好说的?”

唐枫回到房间,立即躺上了床,然后看着天花板发呆。

过了好一会,他才尝试着握紧拳头,明明感觉发出了力道,可来到手上时却化为虚有,真使出来的劲真比一个小孩大不了多少。

“老头,真是今天吗?”

唐枫记忆回到五年前。

一场前所未有的暗杀,在唐枫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发生,十个黑衣强者,二十个手持高科技武器的战士,数百个狙击手,竟然会出现在他执行任务的周边。

他的踪迹可是最高机密。

知晓的绝不会超过三个人。

可除了他,另外两个人绝不会背叛。

又或许只是他一厢情愿。

然唐枫已没有机会弄清楚,他拼尽全力才冲出围剿,回到他最信任的老头那。

到了的时候,他几乎半步踏入鬼门关。

“孩子,你知我非凡人,有些事可为,有些事不可为,若是救你,违背天机,我也将堕入万劫不复!”

“这样吧,你与我今日断绝任何关系,我也将离开这儿,再不回来,但我会留一丹药在此,就当你是从我这偷的,此丹药仅能救你一命,其余的,你就别多想咯,唉,其实有时候死比活着好!”

“罢了,再告诉你一件事,五年后,五月初九的下午三点,乃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灵气复苏时刻,仅有一个时辰,有缘人自由机遇,错过将再等百年,结果会如何全看你的造化,但无论如何,哪怕我们还能再见,你也决不能与我相认!”

老头说完,丢了一颗丹药在唐枫手边上,就真消失了。

唐枫拿着丹药,想也没想就吃了。

其实老头话说的很清楚,他最好结果是死,否则会生不如死,但唐枫不想带着遗憾离开,还想弄明白究竟谁背叛了他。

此仇未报,他决不能咽气。

而之后的事实证明老头确实没骗人,他这五年过得非人的生活。

被人辱骂哑巴只是表面,他每个月还要经历三次生不如死的刺骨之痛,一次虽只有两个时辰,却一分一秒都堪比度年。

右半身更是因伤经常会失去知觉。

也是熬到了今天,唐枫总算有了机会,心情比之前好些,才会想为秦家办点事,去接小姨子。

谁知人家不领情。

转眼时间过去,已经快接近三点,唐枫盘坐在地上做好准备,等待那一刻的到来。

其实,他并不了解灵气复苏是什么,也不知道那一刻会发生什么,唯有把老头所教的全部准备到位。

然而三点到了。

唐枫什么都没感觉到,一切和平时一模一样。

难道只是一个谎言,好让他有点期盼,不至于那么快放弃?

或者,唐枫根本没有这个机缘?

“啊!”

唐枫绝望的呐喊起来。

那种痛苦是常人无法理解的。

好在房间隔音效果非常好,否则秦家的人还以为他在发疯。

而秦家此时却特别欢乐,与唐枫情况完全相反。

除了秦若云有事没有回来,其余人正精心接待一位贵客。

李美欣亲自下厨,连唐枫的岳父秦法都特意回来,而若羽更是与其坐在一块,聊得非常起劲。

犹如他才是秦家的姑爷,至于之前的不爽也忘得一干二净。

“文成啊,你回来也不早通知,也不至于现在也没准备好饭菜,当叔叔的心里过意不去啊!”

秦法文成父亲是哥们,等于看着文成长大的,当他和亲儿子一般。

“秦叔,您这样就见外咯!”文成彬彬有礼的道,见李美欣刚好端来一盘菜,立即又说:“能吃上李姨亲手做的菜,就算等一天也值得!”

“呵呵,你就是会讨阿姨欢心!”

李美欣可开心了,暗想自己的女婿要是有文成一半好就不错咯。

“唉,那废物恐怕连文成万分之一都不如,也不知道若云当初怎么想的,非要让这家伙入赘!”

没对比就没伤害,李美欣真是越看文成越顺眼,尤其还从秦法那听说,文成的父亲文傲雄,现在已经是江北那一带掌握经济命脉的大佬,三个大码头,两条铁路主线运输,若没有文傲雄点头,谁都别想出货。

“文成,这一次回江海市,有什么打算吗?”李美欣试探的问了声。

文成谦虚的回答说:“父亲让我先锻炼下,人都得从基层做起,所以暂时任命我为丰想集团首席执行官。”

“这!”

秦法与妻子互相对视了一眼。

这哪里是基层啊?

丰想集团虽然刚起步,距离大秦集团还很远,可问题是人家不当这一回事啊。

秦法觉得自己这个兄弟越来越不得了咯。

见他们震惊的神色,文成心里特别满意,他来的目的本就是如此,想让秦法和阿姨对他另眼相看,从而争取和秦若云还能有机会。

他与秦若云青梅竹马,一直以为她会是自己未来的新娘,如果父亲不去江北,他们可能就成亲了。

其实之前还是有机会,但文成希望立业之后再风风光光的迎娶秦若云,谁知有机会大展宏图时她已经结婚了。

文成调查过唐枫,没有任何的背景,还是一个哑巴,所以文成怀疑若云是赌气才这么做的。

而且他还从若云的姐妹中听说若云结婚后,很少回家,更能确定他的猜想。

所以,他还是有机会。

“秦叔,您也了不起啊,江南这一带几乎是您的天下了吧,父亲让我来这,也是希望我们两家多合作,今后南北合并,整个江海就是我们一家的了!”文成透露说。

“哈哈,我正有此意!”

秦法行商多年,眼光相当长远,目前局势,强强联合无疑是最佳选择。

“唉,可惜若云嫁早了,否则成为亲家岂不是更好!”文成装作随口说了一句,转而又立即问道:“印象中秦叔的眼光一直非常准,我想若云的丈夫一定也是人中之龙,不知他现在在哪高就呢?”

先摆出自己优势,在当面拆唐枫的台,这一招真心毒辣。

“呃……!”

秦法和妻子果然哑口无言。

唐枫整日在家闲着,全靠若云的收入养着,能有高就?别出去丢脸就行咯,他俩真不知道咋说好。

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